刘祖长:湾田人的侠义领袖

《天下湘商》特刊 编辑:郑卓 作者:邹锡兰 2017-06-30 09:48:42
在我接触的所有老板里面,他的诚信指数是最高的,他在餐桌上跟你讲的话都是算数的。他的诚信让大家相信他,愿意追随他,他的诚信、他的人情味把人才吸引来。

“在我接触的所有老板里面,他的诚信指数是最高的,他在餐桌上跟你讲的话都是算数的。他的诚信让大家相信他,愿意追随他,他的诚信、他的人情味把人才吸引来。”“我们做煤矿,不是那么简单,什么时候挖煤、怎么挖,卖给谁,他是总指挥,最需要智慧。”“他进入贵州,本身就因为他的勇气。穷山恶水,那么多人不看好的情况下,他敢下手。看得准,敢坚持”……

“大德、大智、大勇”——这是朋友和同事对刘祖长的评价。

  湖南湾田集团董事长刘祖长是西南地区数一数二的“煤老板”。他坐拥11家煤矿、4家洗煤厂、4家瓦斯发电厂,下属员工上万人,固定资产50多亿元,年利税达10亿元……“智者不惑,仁者不忧,勇者不惧。”这就是刘祖长。

 

去贵州“捡钱”

  2003年,刘祖长做了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决定:走进贵州。

  这现在被证明是“最聪明的事情”,在当时看来,却是一条风险与机遇同在、成功与失败并存的没什么胜算的路。

  在此之前,刘祖长一直在煤矿工作。2003年,受到国家宏观经济调控紧缩银根等政策的影响,他所创建的湘海公司一度发展停滞,不知何去何从。迷茫之际,一位朋友对他说,“去贵州吧,你在湖南是赚钱,你到贵州是捡钱。”

  当时,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启动不久,在和朋友经过一番深入细致的政策与市场的考察调研之后,刘祖长意识到,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。于是,他带领着23人,打点好行装,背井离乡,西征贵州。

  然而,“捡钱”哪里那么容易。

“我是2003年3月18号到的贵州盘县,当时收购了一个小煤窑,就是湾田煤矿。”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,“那个地方是在山沟沟里,交通很不方便,我记得当时我们去,开的车子里面有矿泉水、饼干、被子、锄头,在山里堵车的话,一堵就是三天,车里吃,车里睡,还要用锄头开路。”

  当时的湾田煤矿,要技术没技术,要人才没人才,年产不足2万吨,花600万买下的煤矿,刘祖长却要投资几千万进行技术、通风、排水、采掘等项目的改造升级。交通也是“老大难”,生产的煤拉不出来,原材料也很难运进去,刘祖长首先想到号召其他煤矿主一起凑钱修路。“当时的煤老板有一个观念,路是政府的。所以叫他们出钱也不出,但不修的话,这个煤矿就没有前途。”无奈之下,刘祖长自己掏腰包,组织了一个36人的修路队伍,长年累月住在路旁,修建、维护、拓宽,保持路的畅通。经过努力,刘祖长远征贵州的第一年,产煤便达18万吨。

  当时在矿上,有一对贵州籍的夫妻,他们的一双女儿得了血液病,要60万才能治好。刘祖长想着救孩子,花重金请了一个市级的文工团在矿上举办“爱的奉献”文艺汇演,并提前做好员工的工作,鼓励他们上台捐款。“周围的老百姓是这么看的,湖南人在帮助贵州人,大家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了,那次我们现场捐了3万多,剩下的钱由公司出。当时,对公司来说,几十万是很大的数字,但是当地人真正遇到困难,理所当然要去帮人家。”捐款的事情很快在当地口耳相传,公司与当地人的关系得以缓解。

  刘祖长说:“做企业也好,做人也好,别人的利益是不能侵害的,特别是老百姓的利益。只有维护了他们的利益,你才能和他搞好关系。”搬迁的时候,曾经有人想拉拢其他人闹事,却被当地百姓一句话逼了回去:“做人做到刘总这样子,我们再去闹事的话,就不是人了!”

  赢得人心的刘祖长终于在贵州立住了脚。生于湖南新邵的刘祖长,有时候甚至会称自己是贵州人。

  刘祖长认为,当地落后“是文化教育的问题”,于是定下规定:当地凡是考取大专以上学历的,每人奖励3000元;家庭有困难的,每人最高补助1万元;实在有困难的,需要多少钱,就补助多少钱。刘祖长考虑到有些人接受了补助,“心里面会过意不去”,于是他又改变了政策,凡是小孩子考上大学的,就为他的母亲安排工作,到食堂炒菜或者负责清理卫生,让他们通过自己的劳动供孩子读书。

  每个学期,刘祖长都能收到四五十封学生的感谢信。同时,那些学生的故事也感动着刘祖长。感动刘祖长的不止是学生,还有他的贵州籍员工们。一次,运送矿石的绳子断了,矿石从矿井轨道斜坡上滚下,此时,还有一拨人在井下作业。当时,一位陈姓矿工不仅没有逃命,反而迎向矿石跑去——轨道中间有一个扳道的地方,他跑到上面把扳道扳回,挡住正在滚下的矿石,救了井下所有人的命。

  当年去贵州“捡钱”的刘祖长,还未捡钱先散钱,过着天为盖地为席的苦日子,还没过上好日子,却险些丢了性命。最早一起去贵州调研的7个人,终因条件恶劣坚持不住,但惟独刘祖长一个人留了下来,和他一同留下来的还有他的团队。

  回溯过去10年,刘祖长这样评价:“走向贵州,是最聪明的事情;坚守在贵州,是最明智的选择。”

“我以后的事业是帮朋友”

  刘祖长涉足的领域多,跨省企业多。他的万人大军,一部分在贵州、云南、新疆参与西部开发,坚守、延伸传统矿业;而另一支新军,携人才和资金两大优势,强势登陆湖南,返乡参与湖南中部崛起和“两型社会”建设。

  刘祖长很少出现在第一线,他把权力层层下放,用人不疑。他要做的,只是每天8点到10点打电话。“我从来不希望底下的人给我汇报,我没打电话,你自己做就可以了,该怎么做就怎么做;我打电话的话,问什么你答什么就可以了。”

  剩余的大多数时间,刘祖长有自己的事情。“目前我最喜欢的事情是钓鱼,一是强迫我锻炼身体,还有就是能够静下心来,什么都不要考虑了。”刘祖长还喜欢看武侠小说,“对事业有帮助,武侠小说讴歌人的情怀,侠义、仗义。”

  父母自小便对刘祖长十分严格。“我正月初一最大的心愿就是下雨和下雪,因为那样就不用去砍柴了。否则,大年初一也会被赶出去,从6岁开始,天不亮就要起来去砍柴,必须吃苦耐劳。”没受过多少教育的父母坚信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”,打着刘祖长去读书。“我的家教是非常严的,当时很恨我的母亲,但是感谢她对我那么严。”

  刘祖长的老母亲今年已经90多岁,刘祖长坚持每年回家为母亲祝寿,陪母亲过年。家乡的人知道,每年的这些时候刘祖长一定会回家,便在家门口排着队等待刘祖长,而刘祖长从来都是有求必应。“我的事业是朋友帮我办成的,我以后的事业是帮助朋友。你过去有多大本事啊,还不是别人帮你。”

  最多的时候,刘祖长一天收到过1200多条短信,认识的不认识的,祝福的、投诉的、找帮忙的,对员工、对朋友,出钱、出力,刘祖长从来是有多大劲使多大劲。

  有一年大年初一,刘祖长收到一条短信:“刘总,新年好!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要注意休息,特别要保护好身体。”没有署名。刘祖长很感动,便打电话过去问人家是谁。对方却不接电话,只是短信回复道:“刘总,您很忙,就不用挂念我了,我是一名老湾田人,尽量不给您添麻烦。”
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